钢铁“中国式”重组的近忧远虑

添加时间:2015-7-12 17:35:01

    继山东钢铁宣布重组日照钢铁公司成功之后,江西的钢铁业重组也传出利好消息——洪都钢铁股权将无偿划拨给新余钢铁,南昌钢铁57.97%的国有股权将公开挂牌转让。

     一时间,钢铁巨龙接踵而至,中国钢铁企业座次日日常新。

     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各地大张旗鼓做大钢铁产业的背后,我们看到的是各级政府充当重组急先锋的急不可待,增加市场话语权的日夜奔忙。

     一场“中国式重组”的钢铁“洗牌战”犹如雨后春笋遍布大江南北——“省内重组”、“跨区重组”、“强者为王”、“弱者求存”的重组样本不断展现。在地方政府力推下,“省内重组”方式进展飞速。在多种重组方式中,“省内重组”的行政性身影最明显。山钢的重组是典型案例,如果没有当地政府的“大力支持”,山钢重组日钢,将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。

     钢铁重组之效率,令人咋舌,业内纷纷预言,以这样的速度,这样的力度,各省大力造钢铁航母,将迅速提高我国钢铁企业规模,国内资源整合,将增强企业的国际市场话语权。乍一听之,令人欢喜连连,细细思量,隐忧亦是绵绵。

     “中国式”重组,让钢铁业在行政干预的计划经济语境中究竟会失去什么?没有市场化的融合,企业之间的组而不合弊端在所难免,最后不但难以产生协同作用,企业运作成本反而增加。

     而这或许还只是近忧所在,深究这种重组模式,透支钢铁产业后期重组潜力的远虑也不是杞人忧天。

     当今,在各省齐齐发力之下,各地钢企纷纷聚小积大,集腋成裘,一个个“世界级”规模的钢厂拔地而起。目前,日本前5家钢企的钢产量就占到全日本的75%,欧盟6家钢企钢产量占整个欧盟的74%。但问题是,中国作为钢铁产量第一大国,不能,也不应该以世界标准作为自己的追赶目标。这也与中央的钢铁重组实际出发点背道而驰。

     中央政府在钢铁产业振兴规划中明确提出,发挥宝钢、鞍本、武钢等大集团的带动作用,要求到2011年全国形成宝钢集团、鞍本集团、武钢集团等5000万吨以上、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特大型钢铁集团。但以各省为中心重组后的钢厂,将为进一步整合国内产业埋下隐患。待到各地钢铁企业圈地完成,各省钢铁企业林立,跨地域重组将比现在还要难上数倍。整合成数十个千万吨级别的“小钢厂”容易,但我们要整合出日本、欧盟那样的钢铁产业集中度,则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 此外,中国各地纷纷掀起的钢铁重组潮,期间也伴随着企业的扩大再投资冲动。重组一个企业,往往伴随着投资的大量跟进。重组之后的企业,名为力推“高附加值产品生产线”,实则意在力避政府产业调控,生怕被当作落后产能淘汰出局。问题是,随着各大企业的投资达产,中国钢铁行业已经进入一个结构性过剩时代。钢铁产业规划本身变成了钢铁产业投资的催化剂。更有甚者,随着各省钢铁业的重组,钢材贸易保护主义悄然滋生。各省画地为牢,为本省钢铁企业销售建立优势,间接屏蔽了其他地区的钢铁企业销售。笔者犹记,今年5月份武钢销售困难之际,湖北省副省长亲自带队,组织省内300多家用钢企业到武钢进行供需对接,现场签订93万吨钢材采购协议和504万吨协议订单。

     一场“中国式”钢铁重组盛宴背后,暗藏多少忧患,自有时间做最后的评点。


下一条:巨亏山钢吞下“暴利”日钢
© Copyright 2008~2015 浙江华田不锈钢制造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.